[00后f4]上市10个月被ST 丰山集团:暂不能给出准确复产时间

时间:2019-07-15 星期一 作者:热点新闻 热度:99℃

是2011年南通市侨联与开发区合作建立的以吸引有海外留学或工作背景的侨界人士来南通投资创业为主要特色的招商平台

距离盐城响水生态化工园区约150公里,另外一个工业园区——盐城市大丰区海洋经济综合开发区的企业正在经历第三个月的停止供热。

7月16日,上市仅10个月的上市公司江苏丰山集团股份有限公司(证券简称:丰山集团 603810)将被实施其他风险警示,证券简称变更为ST丰山,股票将于7月16日复牌交易。

其于7月14日披露公告称,公司今年4月16日接到园区集中供热公司盐城市凌云海热电有限公司(下称“供热公司”)对其蒸汽管网全线进行安全检修通知,公司于4月18日对原药合成车间进行临时停产。

丰山集团在公告中表示,根据最新沟通情况,预计供热公司不能在7月18日及之前恢复供热,公司原药合成车间仍将处于停产状态,复产时间具有不确定性。受本次临时停产影响的2018年度实现收入占当年合并主营业务收入比重为58.68%。

上述情形符合《上海证券交易所股票上市规则》第13.4.1条第(二)款“生产经营活动受到严重影响且预计在3个月内不能恢复正常”的情形。丰山集团向上交所申请对公司股票实施“其他风险警示”。

公告显示,截至7月14日,园区内企业均处于安全、环保整治提升工作中,暂未有化工合成类企业复产。

新京报记者致电丰山集团询问此事是否与3月21日发生的响水化工园区爆炸事件有关,对方表示:“没有,公告有写,出于供热公司自身的检修升级。”

至于“还需要停产多久?”丰山集团回应称:“这个时间我们也不能给出准确答复,后面有进展,我们会发布一些公告。”

同在一个园区的上市公司江苏辉丰生物农业股份有限公司(证券简称:辉丰股份 002496)向新京报记者表示:“政府有定期与我们沟通,但没有复产的消息,没有具体说法。园区里,有化学反应的生产都停了,没有化学反应的如包装等还可以生产。”

新京报记者致电供热公司和大丰海洋经济开发区管委会,前者表示停止供热原因是“管网维修”,而后者则未作明确回应。

排队逾1年上会获通过 上市五个一字板

丰山集团申请主板IPO于2017年6月30日获受理,2018年4月4日获预披露更新,并于2018年7月31日上会获通过,从受理到过会,历时1年零1个月。

2018年9月17日,丰山集团正式上市交易,发行价25.43元/股,实际募集资金5.086亿元,上市后股价连续获得5个一字板,并于2018年9月27日触及上市后最高价56.28元/股。截至7月14日收盘(注:7月15日停牌1天),丰山集团报37.83元/股,总市值约30.26亿元。

丰山集团在今年7月14日披露的公告中表示,本次临时停产的原药合成车间主要生产氟乐灵、烟嘧磺隆、精喹禾灵、毒死蜱四种原药产品,上述原药产品2018年度实现收入占当年合并主营业务收入比重为58.68%。

在今年4月16日收到供热公司停止供热的通知后,丰山集团曾分别于4月17日和6月28日披露部分生产线停产检修升级进展公告,其中,丰山集团表示,因停止供热,公司决定于2019年4月18日开始对原药合成车间进行临时停产,并借此停产期间,开展安全生产大检查,对部分生产线进行检修升级,截至6月28日,已具备复产条件。

一位化工园区企业专家对新京报记者表示:“在集中供热之前,企业都是自备锅炉生产蒸汽,为减少污染,园区就集中提供蒸汽。有的园区自己建有热电厂,除了发电就是提供蒸汽,有的园区没有热电厂,就需要从热电厂铺设蒸汽管道。”

丰山集团表示,目前复产时间具有不确定性,公司董事会将加快推动复产工作,积极与相关单位沟通,推动供热公司尽快恢复供热。

截至2019年一季度末,丰山集团共有股东11750户,殷凤山、殷平、江苏高投创新价值创业投资合伙企业(有限合伙)分别持有43.19%、5.26%和5.21%,其中,殷凤山、殷平为父女关系,合计直接持有公司股份3875.78万股,占发行后总股本的48.45%,为公司的控股股东及实际控制人。

2019年1-3月,丰山集团营收和归属于上市公司股东的净利润分别为3.64亿元和5324万元,分别同比增长15.91%和74.55%,而在2016年-2018年,丰山集团营收分别是10.19亿元、12.59亿元和13.17亿元;归属于上市公司股东的净利润分别为7193万元、1.07亿元和1.39亿元;基本每股收益1.20元/股、1.78元/股和2.14元/股。

辉丰股份:大幅下调半年度业绩预期

与丰山集团同在一个园区的辉丰股份,同样面临着停止供热的问题。

“政府有定期与我们沟通,但没有复产的消息,没有具体说法。园区里,有化学反应的生产停了,没有化学反应的如包装等还可以生产。”辉丰股份向新京报记者表示,“停产对我们的影响肯定很大,整个园区都停了,很耗人,快被耗死了。”

今年7月12日,辉丰股份披露的半年度业绩预告修正公告显示,其将4月27日作出的预告“亏损0-5000万元”大幅下调为“亏损7500万元至1.75亿元”。

辉丰股份表示,修正业绩的主要原因为,报告期内,园区集中供热公司对蒸汽管网全线进行安全监测、检修,并于2019年4月18日停止对外供热,公司对前期已复产的原药合成车间进行了临时停产。截至报告期末,公司原药合成车间及部分子公司仍处于停产状态,停产时间远超出预期,因停产造成的损失大幅增加。

今年6月14日,辉丰股份披露公告称,临时停产的合成车间为二氰蒽醌、烯酰吗啉、氟丙菊酯、甲基磷酸二苯酯、咪鲜胺五个原药产品,上述车间2017年实现收入占当年合并收入比重为14.43%。

辉丰股份2018年年报显示,在去年4月、5月间,辉丰股份已有部分车间及其子公司因违反环保法规而被责令停产,其中包括公司的数个制剂车间、合成车间、其他车间、江苏科菲特公司和连云港华通公司。

其中,被停产的制剂车间已在去年9月和11月恢复生产,被停产的合成车间在今年1月3日恢复生产,后因供热公司对其蒸汽管网全线进行安全监测、检修,上述合成车间于今年4月18日重新进入停产状态。

而科菲特公司和华通公司则分别处于“尚未复产”和“已关闭并重组”的状态,后者的原因为“当地政府对所在工业园区统一停产整治而停产,后因未经批准擅自将生产过程中产生的废水托运至化工园区外非法处置的行为被县政府责令关闭”。

新京报记者 肖玮 陆一夫 编辑 王进雨 校对 柳宝庆

记者联系邮箱:xiaowei@xjbnews.com